孺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10番外 ·同游,跟自家男主搅基神马的,孺江,51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【 】,

“皓惟,我失恋了……”少年颓然地抱膝坐在地上,拿棍子捅了捅地上的火堆,火苗噼里啪啦窜起。“师叔他不喜欢我。”

皓惟手里的烤鱼险些要掉进火堆里,下巴都快合不上了,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,抹了把脸道:“那个……我觉得,苏纪不可能会不喜欢你的。”

那个偏心眼的暴力修士,哪怕宣子方毁容了都不可能会放手的吧?真不知道失忆以后的宣子方为什么会产生“师叔不喜欢我”这样的错觉……

他要是不喜欢你,小爷当初也不会三天两头的被关进小黑屋好吗!

“师叔真的以前跟我是道侣吗?”宣子方歪着脑袋道:“我怎么总觉得,师叔好像跟我有仇似的,要么不看我,看着我的时候眼神像是要把我给吃了一样……”

皓惟想了想,道:“这绝对是苏纪表达喜欢的方式!”

“你不用安慰我了,像师叔这样的高岭之花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小渣渣……”宣子方陷入了无限自卑模式,沮丧道:“难道是师叔是嫌弃我现在变丑了?”

“没有啊,我觉得你比以前更清秀些……”皓惟道。

“那就是修为变低了,跟不上师叔的境界,被他嫌弃了……”宣子方把头埋得更低了。

皓惟简直要被他这样的自厌情绪给传染得自己也蛇精病了,抓着宣子方的衣领喊道:“都跟你说了这是不可能的了!小爷每天都要被苏纪丢一堆的眼刀子你以为是为了什么啊?!”

宣子方眨了眨眼道:“为了什么啊……”

还不是因为小爷成了你的召唤兽,每天都跟在你身边找不自在,打扰了你们的二人世界,随便出手教训小爷会让召唤兽的主人实力也跟着有所减损,所以即使再看不顺眼也不会真的动手嘛……

当然,皓惟是不可能把这些告诉宣子方的,没有记忆的宣子方已经把心完全偏向苏纪了,万一苏纪把对自己的不满告诉了宣子方,说不定他就要永久被关小黑屋了。

“咳,这个问题你自己想想吧。”皓惟嘟囔道:“真不明白你都失忆了,怎么还会喜欢上那个除了皮相其余地方一无是处的修士……”

宣子方认真地想了想道:“对啊……为什么我会喜欢师叔呢?”思考良久,宣子方自认为找到了答案:“因为他长得好看吧……”

长得不符合宣子方审美的皓惟快哭了。

宣子方适时地给皓惟又加了一记重击:“还有师叔的品味也很好啊,飞剑特别酷,修为高深不说,炼丹炼器都很擅长。不想某些人……”宣子方侧过头,看了一眼皓惟:“唯一拿得出手的就只有偷窃的本事,肯定是因为见到师叔那天被他发现我偷东西,师叔才会扣掉我的印象分的!”

自觉找到了苏纪不喜欢自己的原因,宣子方当即就有了把皓惟永久塞进法宝囊里的念头。

皓惟突然被宣子方直勾勾地盯着,明亮的双眸中写满了算计,不觉额上冷汗直冒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

宣子方嘿嘿一笑:“我要挽回我在师叔心目中的形象,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下啦……”

“喂——不要——啊啊啊——”

皓惟的惨叫声在山洞里回荡了许久,以至于附近蛰伏在暗夜中的豺狼虎豹都觉得有些发憷,不敢踏进那个山洞的范围内。

把皓惟塞进法宝囊里,宣子方又托着腮帮子等了摸约半个时辰,外头还是静悄悄的,苏纪还没有回来,只剩他一个人对着火堆干瞪眼。

“师叔到底去了哪里啊……”宣子方叹了口气。

想起傍晚他们走到这里,附近没有村落,只找到了一个山洞,苏纪为了让自己得到休息,便说今夜就在这山洞里歇一晚。生了火,叉回几条鲜美的鱼,就在他们正在吃晚饭的时候,苏纪说有事要出去一趟。

然后便到了现在都没有回来。

山洞外有苏纪布下的结界,宣子方并不担心会有野兽突然闯进山洞里,一开始宣子方还以为苏纪是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才会离开一阵子的,可是都过了好几个时辰了,苏纪还是不见人影,宣子方还想过该不会是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他们丢在这里了吧?但他不知道为何,就是觉得苏纪十分可靠,他绝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……

天边泛起鱼肚白,宣子方瞪着迷蒙的双眼,地面上的火堆已经烧光了,只留下一缕灰白的烟,外头鸟叫声叽叽喳喳的,吵得人心烦意乱。

宣子方看了看天色,决定不再等下去了:“还是出去找找看吧……”说着,便在地上随便捡了根木炭,找了个显眼的空地,歪歪扭扭地写下了一字:师叔,我去找你了。转念想到,苏纪是可以通过神识印记来找到他的,就算没看到那行字也没关系。

不管了,写都写了,就当做是树洞好了。顺便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话:师叔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

嗯,如果自己比师叔早回来,等那时候再毁尸灭迹好了。宣子方才不承认,其实他心里是有点期待苏纪能看到的,不知道那张永远淡漠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的表情。

“师叔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啊……也有可能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毕竟他喜欢的应该是失忆以前的我……”宣子方忽然觉得自己真相了,因为他没有原本的记忆,所以在师叔的眼里,或许他就和随便一个陌生人没什么区别。

宣子方越想越沮丧,他虽然是没了记忆,可是他还是对师叔一见钟情了。怎么喜欢上的,为什么会喜欢,喜欢他哪一点……其实宣子方都说不上来,只是有种隐约的感觉,就像一颗种子在心里扎下了根,等他回过神来时,便变成了只要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就会怦然心动的蠢样。

宣子方已经在心里唾弃过自己好几回了,可他还是只要看到苏纪,就会忍不住想亲近他,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会觉得无比动听……整个人都变得不像是自己了。

山洞外,地上的野草叶子上还沾着露水。宣子方边走边想,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一处视野开阔之地,并撞见了几名修士在斗法。正确说来,是三名修士在拦杀一名修士,那修士全身都是血,狼狈不堪,但仍然负隅顽抗,咬牙硬撑。

宣子方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那几人看见了他,也许是怕宣子方认出来,也许是不希望宣子方将此事告知别人,那三名修士互相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眼中泛起了杀意,朝宣子方御剑俯冲下来,想要杀他灭口。

此时的宣子方修为只有金丹圆满,面对一名同等修为的高手,曾经背过的那些口诀法诀他一个都想不起来,抱着头狼狈地躲开了第一击,然后才想起了桃烟迷阵怎么用,生疏地祭起了迷阵,待桃花瓣纷扬飘洒下来时,他才松了口气。

然而,这还没完。

“妈的,果然是这小子的帮手!”另外一名修者见同伴被困在桃烟迷阵中,啐了一口:“咱们撤吧!”

“可是老大,那件极品法宝……”

“光一个万瞬门我们就是铤而走险了,你没看到那边那个穿的是无上宗的道袍吗?”老大对身边的那名满脸遗憾的修者用力一拍肩:“去救老三!赶紧走!”

宣子方气都还没喘完,就见另外两名修者也朝他过来了,紧张之下人也变得手忙脚乱的,干脆自己撤下了迷阵的烟雾。反正他觉得,与其被被人强行破开迷阵,导致阵法反噬,还不如自己切断算了……

当然,宣子方也不会白白被人吓了这么一跳,桃魂扇一抖,卷走老三身上的两件法宝,揣进自己兜里后连忙跑去看被那三人围攻的修者:“喂!你没事吧……”

“没……”那青年强撑起身体,咳出一口鲜血,猛地推了宣子方一下:“你快些离开这里,他们不是针对你来的,道友没必要为了我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呢,我才不是为了你。我只是随便走到这里不小心看到了你们,然后他们就要把我灭口,我这只是正当防卫……哎呀,反正都跟你站在一条线上了,干脆好人做到底,你就别啰嗦了!”宣子方抬起那人的一条手臂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然后召出飞剑迅速离开。

“多谢这位道友……”那青年缓缓道:“我叫尚思烟,道友似乎是无上宗之人?”

“我目前不是,但我师叔是。”宣子方笑了笑道:“这身衣服也是师叔给我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尚思烟道:“我认识一个人,和你一样,用的法宝也是扇子,且同样精通迷阵。”

宣子方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刚刚其实……我是没发挥好,口诀我明明都记得的。你呢,为什么会被那些人盯上?”

“那些人是散修,不过是看上了我身上的一件极品法宝罢了。”尚思烟口吻淡淡的,显然不想多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嫁入豪门深似海

织泪

霸道兵王

唐七粤

策马战秦川

林暮烟

冥妻回魂

涩小狸

灵能时代:穿越的我表示有点懵

文月七

校花的极品狂仙

清蒸小龙虾